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搞笑段子

动力电池技术不足被淘汰 国能电池即将破产清算

2019-11-15 17:47:46
动力电池技术不足被淘汰 国能电池即将破产清算

2019年5月22日,出在风口浪尖的任正非签发的华为总裁办电子邮件里,有这么一句话:“坚决不准做电池……”两天后文件流出,看到这句话,联想到中国动力电池行业从“产能不足”到“产能过剩”,从 “大跃进”“不差钱”到纷纷跌停退市,真令人感慨万千。

因为就在这一天,汽车总站获悉一个准确消息:国能电池已经拖欠薪资超过半年之久,其中拖欠销售人员薪资为数万元到数十万元。现在还没走的员工,是在等很快正式宣布的破产清算。

国能电池LOGO

据了解, 2016年进入工信部目录的动力电池企业约为200多家,2017年降为90多家。当时有专家预判,到2020年动力电池企业将只余20余家,9成以上的动力电池企业将被淘汰。

请注意,这个观点是在2017年提出,那会儿国能在年度装机和销量表中排在前15名以内。

即使是在2018年前半年,国能电池位列动力电池装机电量排位仍在第10名前后。

但是,关于国能的负面消息已非一日,早在2017年、2018年,笔者就多次了解到国能电池拖欠供货商货款,2018年9月,电池行业资深人士私下透露,国能年内将面临停产乃至破产。然而这一说法在汽车总站当年年底向国能管理人员了解情况时,遭到否认。

而且国能电池一路持续2016年、2017年产能扩张路线, 2018年9月28日与无锡市锡山区政府签约,将在锡山投资35亿元建设新能源产业园,内容为建设3GwhPACK及5Gwh电芯智能化生产项目。国能董事长郭伟在签约仪式上信心满满,侃侃而谈。

但2018年整个电池行业颓势已显,业内企业整体下行,国能靠什么支撑?

2018年国能电池先后宣称要重点开发软包三元、进军乘用车电池等等,但这些并不能掩盖其经营风险的一再暴露,2018年,郭伟及其控制的宁波炜能资产管理中心相关股权被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法院、北京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冻结,国能电池的股权及其他投资权益被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法院、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冻结,金额经初步统计达13.33亿元。

果然是纸包不住火。

北京国能电池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回看任正非在上述电邮里,关于“坚决不做电池”的原因为:“电池的生产方式很复杂,人工消耗大……化学、物理的东西还是要谨慎一些。”

与此对应的,笔者记得宁德时代副董事长黄世霖在2016年12月16日接受媒体群访时,说过的一句话:“动力电池入门的门槛比较低,技术的门槛比较高。”

也就是说,要想做好电池产品,企业首先要有足够的技术积累,然后需要长期的、大量的后续资金、技术和产能持续地投入,仅靠资本热钱和市场过度消费的企业,必然难以实现持续经营。

可惜,这个简单的道理,在动力电池大跃进的2016年、2017年,并没有被人重视,大家想的都是大干快上风口来了,大大小小的企业遍地开花,做出来的产品参差不齐。

可惜没等到补贴退坡,潮水已然跌落。当时看起来繁花似锦,过后才发现是自己给自己挖坑。

就比如国能电池董事长郭伟,现在已经被限制高消费了。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
生物谷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